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主页 > www.691234.com >

上海书展|到底是谁压垮了妈妈?她描写的“女性困境”真实到窒

2019-08-18 08:45   来源:未知   作者:admin

  808hk黄大仙正版,哪里有卖已实名的手机号码卡,可Q\Q加/微/信:上海书展|到底是谁压垮了妈妈?她描写的“女性困境”真实到窒息已实名电话卡货到付款。

  东方网记者熊芳雨8月17日报道:现在的年轻人为什么不结婚?为什么不想生小孩?每每谈到这个话题,长辈摇摇头,晚辈摆摆手。婚恋、家庭问题其实一直存在。上海书展期间,日本女作家角田光代来到上海国际文学周,聚焦当代女性的困境与救赎。

  出生于1967年的角田光代是高产作家,五十出头的她已出版了一百多部作品,而且多部作品都颇畅销。她以关注女性家庭困境出名,改编的电视剧《坡道上的家》是许多人心中的“死亡笔记”,电视剧看起来足够“阴暗”,成年人的出路都被堵死了。就连角田光代自己也说,电视剧播出时,自己看一集哭一集,怎么主人公会这么惨,是自己写的吗?

  8月15日上海书展・上海国际文学周、世纪文景举办“角田光代×张怡微:坡道上的女性――角田光代笔下当代女性的困境与救赎”活动。《坡道上的家》有一幅著名的海报,是妈妈推着婴儿车上坡道的场景,角田光代说,想要构建一个场景来表现母亲育儿艰辛,脑海中马上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了。

  角田光代虽然结婚了,但没有孩子,“我一次也没有想生孩子,听身边有孩子的朋友说,育儿是件很累的事情。”她说,这个社会应该足够包容,如果不想生孩子,是自由的。如果想要孩子,社会要帮助达成愿望,我们希望社会已经进步到帮助个体活得更像自己。有人因育儿而烦恼,也有人因无法生孩子而烦恼。

  在角田光代小说《我是纱有美》中,七对夫妻因身体原因无法生育,在”人工授精“后下生下孩子。有母亲发现自己不适合当妈妈,无法胜任这个身份。也有父亲觉得挑选“精子”成绩又好,又有艺术天赋,各项指标都很优质,相比自己就是普通人,引发了自卑。

  《我是纱有美》出版,角田以其精确之笔,借由七个不同家庭孩子的视野,抽丝拨茧地描绘这七对父母亲们相聚背后所隐藏的秘密。以“人类是否也有生育与出生的自主权利”为题,探究“血缘关系”是否为“家庭”得以成立的原因,再次发出“幸福究竟有没有必要条件”的追问。

  青年作家张怡微说,中国人说“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”,但这些都是针对男性的。好像女性的成长关键期就是结婚,大部分女孩子做人生规划都是婚前,至于婚后,漫长生活如何度过,就不知道了。其中原因之一是她们的想法没人理解,无法表达。小说中的“女性困境”,作家本人觉得应该怎么办呢?

  角田光代最近也一直在思考,她写小说的初衷并非想表达女性多“惨”,而是为了讨论交流的不易。一句话不同人、不同语气说会有不同效果,语言的不同又会引发人际关系的变化。“我在想是不是应该站在对方立场来思考问题。想说什么,先想对方是什么心情,他会怎么思考,站在对方的立场来考虑问题,沟通会顺畅不少。”角田光代说。

  在角田光代笔下没有梦幻温情,她一直在聚焦现实生活中的女性困境与打破困境之后的新分歧点。除了家庭,女性的友谊也是如此。角田光代认为,相比于男性,女性的友谊更难维持。因为随着生活环境带来关系的改变,学生时代再要好,有人进入职场变为女强人,有人步入家庭变成贤妻良母,她们的生活作息开始不同,约喝咖啡的时间永远对不上,聊的话题也完全不一样,自然而然越走越远。“这个情况随着年龄增长会再次变化,我现在50岁,我又可以找回学生时代的朋友,因为大家孩子带完了,拥有了自己的时间,又可以找回曾经的友情。走入人生下一阶段又有重合。”

  角田光代出版的100余部作品中,其中大部分小说的主角都是女性,她写过沉迷金钱、包养小男友的中年女人,写过受困于不孕的夫妇,还有重返职场的家庭主妇。这几年她开始关注一个新的书写对象,那些初为人母的妈妈。

  “我自己是女性,也喜欢写女性。在日本,大多数女性结婚后会改从夫姓。面对是继续工作还是选择家庭,如何抚养小孩等这类问题,女性必须做出选择。相对地,女性必须去思考、去抉择、不得不去接受的变化就非常多。在这种意义上,我喜欢写女性。”角田光代说。